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兒科主任、主任醫師孟瓊:24小時不關機隨叫隨到的“醫生媽媽”

發布時間:2019-11-16 06:00??點擊次數:155??來源:成都市京健人民醫院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兒科主任、主任醫師孟瓊:24小時不關機隨叫隨到的“醫生媽媽”

■堅守兒科30年,孟瓊說自己內心就是喜歡孩子。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兒科主任、主任醫師孟瓊:24小時不關機隨叫隨到的“醫生媽媽”

·篇首語·

人生最大的痛點,無非生、老、病、死。每一個,都與醫生相關,所以,他們一定是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

其實他們和你我一樣,是肉體凡胎的凡人,有同情心、同理心、悲憫心;但一般人經歷的生死驚心動魄,卻是他們每天面對成敗交替上演的日常。

這樣的情況下,醫患雙方的認知相距有時真有點遙遠,但所幸,雙方又是面對同一個敵人的戰友——康復是打勝仗后的巨大獎賞,它既屬于病人,也屬于醫生。

有時候他的一句鼓勵,就成了你堅持下去的支撐。

有時候你的一份信任,就成了他放手一搏的勇氣。

我們相信,醫學的進步、人類的前行,都與這些支撐和勇氣有關。

又是一年中國醫師節將近。去年7月-8月,在相關主管部門及廣東省醫學會的指導下,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新快報主辦的“向善而生——好醫生好故事”活動向“8·19中國醫師節”致敬。今年,我們的“敬佑生命——好醫生好故事”第二季也正式開啟——我們希望記錄這些故事,關于這些我們為生命所做的共同努力。

不論你是醫生,還是患者,如果你有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的故事,請通過[email protected]告訴我們。我們將擇其中突出、優秀者進行采訪,相關報道及視頻將在報紙、ZAKER廣州、新快報官博官微同時推出。

32周,宮內窘迫,寶寶有可能胎死腹中!

快,馬上手術剖腹取胎。產科醫護團隊迅速把胎兒剖出。

接到寶寶的剎那,大家驚呆了,孩子全身像一張白紙,蒼白、無血。重度窒息、極重度貧血、僅有微弱心跳……早產兒安安(化名)緊急被送進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新生兒重癥監護室(NICU)。

短短10多分鐘,楊喬煥、李惠怡等醫護便完成了一系列搶救基本操作。寶寶離死神的魔爪,越來越遠。

“從她一出生開始,就有一系列生命支持,經過40多天的治療后,孩子體重已經增長至2.7公斤。評估判斷,生長發育智力都在正常的水平。”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兒科主任、主任醫師孟瓊告訴記者:“每次救治好一個患兒,就會覺得特別開心!”

這群人通常不知道幾點才能下班

事實上,在孟瓊30多年的執業生涯中,與團隊完成了無數次這樣的新生兒緊急搶救任務。懷著對兒科事業極大的熱愛,她兢兢業業地奔忙在兒科工作第一線,在新生兒危重癥和一些兒童慢性疾病,如哮喘、神經康復等診療方面積累了豐富的臨床救治經驗。

8月1日,記者換好無菌服后,進入病房,一排排保溫箱,一個個儀器映入眼簾。孟瓊告訴記者,省二醫的新生兒重癥監護病房擁有國內一流設施,每天在NICU救治、護理的患兒有60名-80名。保溫箱里的寶寶,連著呼吸機、監護儀等儀器。

“新生兒非常嬌嫩,患病的新生兒更是脆弱。要求醫護人員時刻飽含親情和真情,扮演好‘臨時父母’的角色,使他們早日治愈。”孟瓊每天7時多就來到病房,和同事穿梭在這里,救護著寶寶們,工作內容除了查看監護儀器上的體征各項指標,還通過孩子的反應、吃奶情況、皮膚顏色等方面,及時捕捉和判斷患兒病情的細微變化,應對可能出現的突發情況,制定救治措施。

“一天24小時,手機不關機,有危重患兒的搶救,隨叫隨到。”由于兒科醫生的缺乏,孟瓊和同事時常必須超負荷工作,通常不知道幾點下班。采訪當日上午,孟瓊在2號樓3樓出完門診,馬上又跑到3號樓6樓新生兒重癥監護室巡查患兒, 兩幢樓、上下9層,只見她輕松走過、大氣不喘,“習慣了,生命當前,隨時奔跑。”孟瓊笑說。

在新生兒重癥救治方面成績卓著

數據顯示,中國嬰兒死亡率已經從2010年的13.1‰降至2017年的6.8‰,嬰兒死亡率的下降,得益于新生兒重癥監護室的廣泛投入使用和醫護人員的努力。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省二醫新生兒重癥監護室(NICU)已成功救治許多例孕周小于28周、體重小于1000g的超未成熟兒(搶救存活最小胎齡25周),特別是在早產兒、極低出生體重兒、新生兒窒息、胎糞吸入綜合癥、新生兒肺透明膜病、新生兒肺出血、新生兒肺動脈高壓、高膽紅素血癥的換血救治、早產兒腦損傷的預防和治療,以及疑難危重癥方面成績卓著,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擁有國內領先的診療技術。

此外,在麻醉科、普外科配合下,新生兒壞死性小腸結腸炎、先天性巨結腸、先天性肛門閉鎖及腸道閉鎖、先天性腸旋轉不良、先天性臍腸瘺、肢體栓塞壞死等疾病也得到了良好的治療。

上一篇:廣東省汕頭市第四人民醫院紅蓮池住院部食堂經 下一篇:貴港市人民醫院:學習貫徹鹿心社講話精神努力提高醫療服務水平
河南福利彩票快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