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奉賢區中心醫院,他愛上一座城

發布時間:2019-11-16 10:03??點擊次數:127??來源:成都市京健人民醫院

都說山東人戀家,不要說出省了,就是出個鄉,也要回望兩眼。而來自山東的老劉卻說,他要扎根上海奉賢不走了。是什么讓這個82歲的山西老人,對這個上海遠郊的小城如此眷戀呢?話還要從頭說起……
30多年前,作為中鐵三局的員工,老劉舉家遷到了上海,支持地鐵一號線的建設,為上海的軌道交通建設付出了極大的心血和精力。2005年,為了幫忙照顧孫子,已經退休的老劉搬到了上海奉賢的肖塘鎮。初到奉賢,頓感冷若。當年的奉賢在上海來說,是一個比較落后的區縣。無論是交通,還是醫療教育,都與繁華的上海市區有很大的差距。雖然有著諸多不便,但為了小輩也只能勉強又過了十幾年。只是偶有身體不適,他還是必定會跨江去市里醫院看病。
去年,因為大孫子轉學到了奉賢南橋城區,老兩口也再一次搬到了南橋。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自覺身體硬朗的老劉,卻不知道病魔正在悄悄的向他靠近。
今年4月13日早上,天空剛剛微亮,起床上廁所的老劉突然感覺肝區疼痛了一下,他順勢坐到床上,抱著膝蓋頂住肝部止痛,此時正好是早上6點。老伴見狀趕忙起床,但老劉覺得自己沒事,躺一會就好了。不一會,老劉再次起床上廁所,這回他直接暈倒在了地上。等他醒來的時候,發現床邊多了兩個120急救中心的醫生,“怎么把救護車都叫來了,多丟人啊!”倔強的老劉堅持不肯上擔架,“不用抬,我自己能走”說著自顧自的往門外走,誰知沒走兩步,他便再次暈倒了,而且大小便也失禁了。
再次睜開眼睛時,老劉已經在去醫院的救護車上了,恍惚之間只聽見隨車的女醫生在和醫院急診室打電話:“高壓230低壓180;已休克兩次,很嚴重……”說話間救護車已經一路飛馳到了奉賢區中心醫院急診室門前。
這時老劉才相信,自己真的病了,而且很嚴重。
話說這邊,奉賢區中心醫院急診搶救室,早已接到預報的急診科醫生、普外科醫生都已經到位。而此刻的老劉血壓只有50/30,他感到自己胸口憋悶的喘不上氣來,意識也再度開始模糊。普外科副主任醫師張海清和蔣葉平發現患者情況不對,一個健步上前迅速開始胸外按壓,其他的醫護人員也立刻圍了上來。輸液、吸氧、抽血……看著醫生護士們快速而有序的忙碌著,老劉的老伴慌的六神無主,兒子在廣州工作、兒媳婦在家照看年幼的小孫子,此時,她唯一的希望,就是百分百的信任醫生。
“剛才我以為我要滅了,就差一口氣了,你們是怎么搞到我的血型的,真快!”沒過一會兒,老劉醒了過來,他對這個醫院的搶救應急速度驚嘆不已。這個時候,診斷也出來了——“肝破裂”。老劉倒吸了一口氣,他明白,自己剛剛在鬼門關前溜達了一圈。因為之前看病都是跑市區大醫院的,這次要不要轉院呢?老伴尋思著,這么重的毛病,還是得去大醫院。
來會診的介入科副主任王征宇知道家屬的想法后,設身處地的開導老劉的老伴。“老爺子目前的情況非常危重,請您相信我們,病人放在我們這里,我們一定會盡職,這是醫生的天職”。看到醫生如此真誠、如此坦誠,老太太終于下了決心,“在這兒治,就在這兒治,醫生,我把人交給你們了,我信任你們”!
與家屬談話的同時,介入科導管室已經做好了一切手術準備,介入科主任王永利也已經在等待病人的到來了。很快,老劉被送進了導管室,找到出血點、迅速止血,老劉的肝臟出血止住了……
“當時我知道有這個病人,就囑咐會診醫生,一定不能讓病人離開,他當時肚子里出血量達2000ML,如果轉院隨時有生命危險,我們要對病人負責。”介入科主任王永利說,以前這種肝破裂的病人都需要開大刀做手術,而這樣勢必需要做很多的術前準備工作,容易延誤搶救。2011年我們介入科成立之后,每年都有3-4個這樣大出血病例,用微創介入的方式來治療,通過血管直接找到問題直接處理,效果相當好。當然,團隊協作很重要,兄弟科室的快速診斷為我們的搶救贏得了時間。
10天后,老劉就康復出院了。這10天里,老劉感觸特別深:“醫生給我做手術的時候,只有扎麻醉針的時候痛了一下,其他的一點疼痛感都沒有,醫生們還不時問我感覺怎么樣,疼不疼,有什么反應等,說一些安慰的話,很快消除了我的恐懼緊張心理,整個過程輕松愉快”。他沒想到奉賢的醫生,居然醫術這么好。住院期間,老劉和醫生們處的像家人一樣,護士們對他也照顧的特別好。
“我在上海也30年了,沒想到這次住院,竟然讓我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老劉笑呵呵的說,“出院時,我竟有了不愿離開的感覺,無奈床位太緊張,只好出院,但我和醫生們互相加了微信,一直堅持問候聯系。”
出院后,按照王永利主任的建議,老劉又去上海中山醫院做了進一步檢查,當時他掛的是特需門診,接診的是享受國務院津貼的專家醫生,他對老劉在奉賢做的手術給予高度的評價:“放心吧,你遇到了一群好醫生,你的搶救治療方案步驟完全正確,介入手術做得非常成功,沒有幾十年的臨床經驗,是做不這樣好的”。
專家的一番話,讓老劉更加放心了。奉賢也有好醫院,奉賢也有好醫生。“我與奉賢區中心醫院結下的是生死之緣,為此,我決定今后住在奉賢不走了,我要扎根奉賢!”

上一篇:洛陽中心醫院加快建設互聯網醫院 切實改善群眾 下一篇:上海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安亭新院)骨科主任康一凡
河南福利彩票快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