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癥不是"免罪金牌" 專家:想冒充沒那么容易

發布時間:2019-11-16 07:10??點擊次數:87??來源:成都市京健人民醫院

  抑郁癥,不是“免罪金牌” 

  專家指出:認為得了抑郁癥就可以不負法律責任的想法是極其錯誤的;抑郁癥有嚴格的診斷要求和標準,想冒充沒那么容易 

  

抑郁癥不是

 

  張哲/攝 

  今年3月23日23點40分,湖南省常德市滴滴司機陳宏將乘客楊某送達常南汽車總站附近,楊某趁陳宏不備,連刺20余刀致其死亡。辦案民警透露,楊某自稱殺人系因悲觀厭世精神崩潰,但又無勇氣自殺,臨時起意殺人試試膽量,計劃事后投沅江,被朋友勸回自首。 

  4月29日下午,楊某家屬公開出示了楊某的精神鑒定意見書,該鑒定意見書顯示,根據材料和檢查,被鑒定人楊某診斷為抑郁癥,在本案中實施危害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陳宏家屬同時表示,已向公安部門提出重新鑒定申請,不認可嫌疑人“作案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的鑒定結論。 

  近年來,抑郁癥患者殺人事件頻頻見諸報端,其中更是不乏殺母、殺妻、殺子女等挑戰社會倫理底線的惡性案件。公眾關注的焦點,不僅是案件本身的惡劣性質,也延伸到了抑郁癥相關法律問題:抑郁癥殺人要不要負法律責任?怎樣鑒定案發時有無抑郁癥?僅憑談話、親屬的描述和嫌疑人的表現是否就能判定患有抑郁癥?會不會有人假冒抑郁癥? 

  抑郁癥為何也會傷人 

  抑郁癥患者自殘或自殺的新聞并不少見。在北京回龍觀醫院副主任醫師宋崇升看來,通常可以根據病情的嚴重程度,將抑郁劃分為輕度、中度和重度三個等級。自殺多見于重度抑郁癥患者當中。處于重度抑郁的患者,有的會覺得生無可戀,而出現自殺念頭;有的患者覺得活著是一種負擔,而選擇輕生。每年因抑郁而輕生的患者不在少數。 

  除了自殘或自殺外,抑郁癥患者也可能傷害他人。一般在司法鑒定中,精神分裂癥、躁狂癥導致的兇殺案較為常見,讓人們忽視的是抑郁癥病人發生兇殺案,但這其實并不少見。據安徽省昌平司法鑒定所醫師李業平介紹,從專業的角度看,抑郁患者殺人類型一般可分為三類:擴大性自殺、間接自殺和激越殺人。 

  第一種擴大性自殺往往具有案發前患者情緒異常低落,有強烈的自殺傾向,有的之前發生過自殺行為(未遂);殺人是為自己的自殺消除后顧之憂;被害對象往往都是親人,多在家中作案;作案有預謀和計劃,成功率極高;殺人和自殺常先后緊接著發生等特點。其殺人動機從表面上看,似乎是出于某些“愛”的目的,而實際上是癥狀影響下出現的病態思維和扭曲認知。 

  2017年12月,發生在北京的一起男子殺害妻女案就是如此。時年38歲的張鑫因想到生活艱辛、感到無助,遂產生想死念頭,擔心自己死后妻子、女兒受苦,便將妻子及兩個女兒殺死,之后自殺未遂。此前,張鑫因故離職未能找到滿意工作而感到前途渺茫,欲望減退,因悲觀絕望曾有自殺想法及行為。鑒定機構在審理及檢查時,張鑫承認所施行為,知道行為違法,對行為的性質和后果有認識,表示悔恨。其行為輕率,不計后果,符合擴大性自殺的特點。同時,鑒定機構認為,張鑫在案發前一直在努力找工作;用錘子、刀等自殺均未對自己造成嚴重后果;跳樓時猶豫不決等表現可以證明其辨認、控制能力并未完全喪失,最終評定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 

  第二種是間接自殺,在抑郁發作時,情緒極度低落產生自殺觀念,而且以往數次自殺不成功,欲通過殺人的行為使其被判死刑,達到自殺的目的,也稱為“曲線自殺”。2014年9月,北京昌平的一名男子開車在路上故意撞死兩人。“撞死了人,政府就會槍斃我,這樣我就解脫了。”這名男子在案發后如此解釋。調查發現,該男子病史明確,既往就診記錄清楚,發病時處于重度抑郁發作狀態,司法鑒定為限制責任能力,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 

  最后一種是激越殺人,是最為常見的殺人模式。常見于抑郁發作狀態時,患者一方面情緒極度低落,一方面又極度焦慮不安,情緒易激惹,呈激越狀態,周圍環境一點小的刺激,就會出現沖動殺人行為。例如,在安徽蕪湖發生的一起男子弒母案中,44歲男子李志華是一名抑郁癥患者,在2018年1月27日,將其72歲老母親活活掐死。據精神病司法鑒定意見顯示,李志華案發時患有復發性抑郁癥,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當時心里很煩躁焦慮,不知道怎么想的,也沒有什么感覺,沒有親情,心里就一閃,現在想想是根本不可能的。”李志華這樣表述自己的作案動機。 

上一篇:2020年河北二級及以上公立醫院實現現代醫院管理制度全覆蓋 下一篇:南京航天醫院舉辦燒燙傷兒童康復公益夏令營
河南福利彩票快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