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北京兒童醫院“候診帳篷”是怎樣消失的

發布時間:2019-11-16 03:41??點擊次數:80??來源:成都市京健人民醫院

  “之前我們以小兒神經科為主。”王桂芬說,“如今新生兒、普兒呼吸科、內分泌三科已經規范建立起來,以前要去兒童醫院排長隊的普兒患者,現在來我們這里都可以解決,真正做到了讓病患就近醫療。”

  王桂芬覺得合作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學科研究平臺,除了臨床案例的豐富,年輕醫生有了更多的機會到外面去學習、交流,發表論文,“這對于醫生的成長特別重要,盡管工作量增加了很多,但收獲更多。”

  當曾經的弱勢科室因為自己的作為得到各方認可時,“小兒科”的天壇中心也在天壇醫院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看著天壇中心的成績單,趙成松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合作是造血,是讓綜合醫院的兒科能迅速成長起來,再去對接輻射到社區醫院,真正實現小病留在社區,大病直通北京兒童醫院,實現了兒科初級門診篩查,避免了醫療資源重復浪費,把分級診療實實在在的做起來。”

  對于殷菊來說,這種形式除了幫扶,更是對自己能力與業務的提升,“至少在小兒神經內科方面學到很多,這是一種相互的促進與提高。”

  每天24小時待命的齊宇潔說,“忙歸忙,但成就感是會讓人上癮的。”

  引進來:完善機制才能留住人

  “從最初構思籌建,到頂著壓力不斷嘗試,我們希望未來不斷依靠技術資源去整合平臺,讓一方百姓真正受益”

  每天驅車80公里,往返于北京城與郊區順義之間,每周至少四次,這樣的生活,57歲的耿榮已經“跑”了4年。

  2015年3月,北京兒童醫院與順義婦幼保健院正式簽約,以托管形式合作發展。當時,北京兒童醫院急診科主任耿榮被委派來做兒科主任。這所區級二甲醫院給耿榮最初的印象是,“哪兒哪兒都黑乎乎的,除了省電,更多還是兒科的接診量并不多。每天到點上班,到點下班,中午還有兩個小時的午休。”耿榮直覺,“這哪兒像個醫院啊。”

  幾年來,北京兒童醫院派出240多名專家先后在順義婦幼保健院參與門診、查房示教、手術、雙向轉診等全方位幫扶,并開設了小兒心臟、腎病科、小兒外科、血液腫瘤科等24個專業門診。2016年,北京兒童醫院順義婦幼保健院整體門急診總量和兒科門診量分別同比增長超過20%,有效緩解了市區就診壓力。

  如今,僅兒科門診量每天最高達到1800多人次。耿榮說,“工作量大了,要求也更高了,但大家的精神面貌比起以前要好很多。”

  如今,經北京市衛健委等多項綜合考評顯示,順義婦幼保健院各項績效考評均名列前茅。作為順義婦幼保健院婦產科專家,副院長米鑫見證了幾年來醫院發生的變化。“托管前,我們經常是倒數第二第三。”隨著兒科等重要科室信任度的極大提高,順義婦兒醫院在2018年成為國家級兒童早期發展示范基地。米鑫說,“發展是跨越式的。”

  最令米鑫興奮的是,研究遺傳基因的李巍院長的到來,讓順義婦兒醫院在醫學科研方面的軟實力大大增強。“遺傳與生殖實驗室的成立,不僅提升了整個醫院在遺傳科學領域的研究實力,每年有多篇學術論文發表,不斷完善的臨床科研體系,這些在區級醫院是難以想象的。”

  2015年,倪鑫從中科院“挖”來了李巍,“他是搞遺傳代謝疾病的,正好順義有產科,我們如何真正去體現從孕產就開始的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從遺傳基因篩查到遺傳病疑難雜癥的診斷,李院長的研究非常有意義。”

  作為北京市兒科研究所副所長,李巍同時擔任著北京兒童醫院順義婦兒醫院執行院長。如今,順義婦兒醫院的遺傳篩查項目,已將孕前、產前、新生兒的體系建立起來,特別是新生兒篩查,組織了目前國際領先的國內一萬多例的“多中心研究”項目。李巍說,“這樣就能夠把一些遺傳病盡早篩查,早干預早診斷。”未來不僅滿足北京兒童醫院的診療需求,更可以輻射并惠及全國各地的孩子。

  談及下一步的發展,李巍說,如今醫院最大的困難仍然是人才問題,已經成為嚴重制約高層次人才隊伍建設未來發展的瓶頸。“目前,雙方的‘托管’集中在業務的‘托管’,而作為一家區級二甲醫院來說‘吸引高端人才非常困難’,而自己培養的人才又常常被其他三甲醫院的‘橄欖枝’吸引。”

  倪鑫感慨,“這些年我們真的能體會‘什么是摸著石頭過河’,一點點的探索,一步步的推進。”

  2016年,“福棠兒童醫學發展研究中心”成立,成為全國首家從事兒童醫學發展研究的非營利性社會服務活動組織,自此,北京兒童醫院集團跨區域專科聯盟的發展有了更多的資源與服務保障。

上一篇:市三醫院:兒童流感來襲,防治攻略看這里! 下一篇:沒有了
河南福利彩票快三玩法